0067Im2xgy1ffxxubvsklj305k07sjs0.jpg

(以下為女主的心境變化)

 

——要瘋了。

——誰來救救我!

——拜託,不要讓我一個人。

 

——算了,我的世界裡……

有自己就夠了。

 

PS:以日本為背景,內容略負面,慎入。

 主角:羽成湊(Hanari minato)

創用 CC 授權條款
《旁觀者》鈴璃製作,以創用CC 姓名標示-非商業性-禁止改作 3.0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。

 

在此證明《旁觀者著作權屬於我(點我點我)


 

少女稍稍抬起手,垂眼看著白皙乾淨的手腕,然後視線移至一旁。

有把水果刀躺在地板,閃爍鋒利的光芒。

 

——自殺是種罪,會下地獄哦。

 

隱忍地閉上眼睛,羽成湊呼出一口氣,彷彿把所有喜怒哀樂都一併呼出,捨棄再次執刀的想法。

 

這真的是她想要的嗎?明明吃虧的是自己,自殺不但要下地獄,還得被指責白髮人送黑髮人。

 

「呵,這是什麼世道,被迫承擔不該受的罪,連自我了斷都不被允許……而且加害人竟然還會被世人憐憫。」

相較於過去的絕望,少女此刻的心緒相當麻木。

 

原來黑沉沉的雙眼變得相當清澈,清澈的不存任何情緒。

 

在徹底對「家人」心冷,並且經歷生死後,羽成湊醒悟了。

——沒有期待,就不會有失望。

 

別再渴望親情。

封閉感官吧。

她的世界裡……只需要自己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

 

 

「妳要出去幹嘛!」

 

啊,又來了,這種不信任的口吻。

不過,與她無關。

 

羽成湊無視「外公」,欲要與對方擦身而過,卻被迫停下腳步。

手腕被扯住了。

 

「妳要出去見誰!」

 

羽成湊心中不存任何情緒,暗自批判著,只因母親曾離過婚,外公就莫名其妙的斷定連身為女兒的她都不貞輕浮,真是個……

神經病。

 

近墨者黑是能這樣用的?

 

可能過去會覺得委屈,甚至想把他的大腦剖開,看看裡面的腦迴路長什麼樣。

畢竟,由於活在一群神經病裡,壓力過大,讓她暴飲暴食,直到現在都還是個胖子。

會有哪個男生喜歡她?

根本是莫須有的罪名。

 

況且,她是無性戀者。

 

以前的自己會自卑且憤怒地否認,然後繼續被莫名其妙的不信任。

現在,她可沒那麼善良。

不惜用最狠的方式打擊對方,也要讓他不繼續糾纏自己。

 

「我是同性戀,現在要見的是女生。」

「……」

 

趁著外公楞住,輕而易舉地甩開他的手。

沒有絲毫快意,心如死水,羽成湊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

 

 

羽成湊當然是說謊的。

最近覺得身體越來越沉重,感到不舒服,於是出來慢跑。

 

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邊擦汗邊灌礦泉水,漫不經心地回憶著:

 

在她還未記事前,父母早已離婚。

因為母親無法負擔兩人經濟壓力,原來打算把自己扔在親生父親那。

結果被外婆逼著把她領回來。

母親不願,外婆還讓一堆親戚朋友打電話勸說,甚至把人請到家裡威脅。

然後外婆又對外裝可憐,說母親帶著拖油瓶回家,各種抱怨。

無法接受母親離婚,要面子的外公外婆將兩人視作垃圾。

可又無比矛盾,想要控制她們的一切。

特別是對身為孩子的她。

近墨者黑且莫須有的罪名不曾間斷。

也許是那時的她不懂反抗,能被隨心所欲地踐踏吧……嘛,總之原因不重要。

過去的她過於善良,曾經很努力溝通,然後一次次地被辱罵,這種狀況持續三年。

溝通是雙方的,他們沒有意願的話,繼續下去也沒有意義,於是她徹底放棄。

 

「還是知識好,永遠都屬於自己……」

羽成湊最近愛上學習的感覺。

多努力就能得到多少知識。

相比已經敞開心房溝通,卻仍不斷傷害自己的「家人」真是好太多了。

 

思及此,羽成湊感到一陣不舒服。

不是難過或憤怒,那是——噁心。

無論是生理上亦是心理上都覺得噁心。

 

現在的她,心緒確實不會再受任何人左右。

是刻劃在回憶中的「過往」,令她感到作嘔。

 

她認可她的外祖父母是愛著她的,但愛得太過自私。

想控制她的行為、想法,擅自斷定她的為人。

在盡情愛完他們自己後,才會把剩餘的愛給她。

 

長期不可理喻的控制和忽冷忽熱的態度令她無法負荷。

在溝通與反抗的循環間,逐漸心冷。

 

羽成湊使勁地晃著頭,彷彿要將這股噁心感甩掉,繼而望著渲染成紅色的天空,自言自語,「不早了,回去吧。」

 

 

————

 

 

經過兩年,時常學習到廢寢忘食的羽成湊消瘦不少。

正好到她該上初中的年紀。

 

與此同時,她的母親再也無法容忍外祖父母的汙辱。

好在之前存了點錢,夠搬出去。

幸好母親沒把良心全部回收,帶著她遠離這是非之地,搬到外縣市。

 

不過沒多久,良心終是全部回收了。

 

母親時常會到男朋友家住宿。

住在家裡的時間漸漸減少,經常缺繳房租電費,甚至沒幫她繳學費,偶爾才會寄些生活費給她。

 

羽成湊不意外母親的不負責任。

反倒可以說是預料之內。

母親就曾多次放任她不管,獨自「逃」出外祖父母家,任她在那裡自生自滅。

 

幸好她已經上了初中,是能打工的年紀。

靠著那偶爾寄來的生活費和賺到的錢省吃儉用,生活還過得去。

 

閒暇時,她最愛做的事就是「學習」。

不受限於教科書上的知識,她也熱愛才藝,時常看著文字資料和視頻自學。

有時會躍躍欲試,報名校內校外各種競賽,獲得亮眼成績。

 

忙碌於各式各樣的事上,羽成湊又消瘦不少,且隨著年齡增長,容貌逐漸長開——烏黑瑩亮的短發更襯出雪白膚色,五官秀美,眉橫丹鳳,櫻唇微抿,睫毛尾端微翹,黑眸如同濕潤的墨玉般漂亮。

 

從原來不起眼的優等生,成為文武雙全的校花。

 

時光荏苒,初中三年級的她依然熱愛學習,但不會將閒暇時間都塞滿學習。

開始學會放鬆。

於是逐漸查覺到周遭的情況。

 

他人的崇拜。

同性的忌妒。

異性的傾慕。

以及同儕間的爾虞我詐。

 

但是,這些她都不在乎。

 

她根本不怕有人找自己麻煩。

弱肉強食是世界最初的法則。

那些女生雖忌妒她,但清楚她們沒本事動她。

 

即便有人對她釋出善意又如何,她最清楚人心善變的事實。

那段稱不上愉快的童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

她的世界裡——只需要自己。

END。

 


 (v*'ω')v替自己打廣告時間 v('ω'*v)

加某璃LINE好友,可以掌握某璃所有小說更新的第一手資訊哦:)

LINE   ID:@snr7174i   (小提醒 :@也要輸入哦)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鈴璃 的頭像
鈴璃

茉璃居

鈴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