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開始只是想寫出安藤希(明)將羽成湊視為信仰的故事

本璃就是喜歡這種(百合)CP你們有意見嗎(被揍

 

後來才意識到,我把自己寫進去了(O

我有安藤希(明)想要依賴別人的心情、我有羽成湊捨棄感官的特點、有緒方杏對不在意的人事物置身事外的舉動,還有七海一樹的歡脫和意外深沉的一面。

我有很多性格,但這是相當正常的事,並非精神病,人本就擁有相當多不同面

 

我算是蠻自利的一個人,雖然不可否認,我寫的小說被人看到被人喜歡,我會覺得高興,但就算完全沒人看,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

 

我剛剛就說過:我把自己寫進去了。

像安藤希(明)一樣渴望有人拉我一把、期待有人能同理我的感受,但──至今為止,我的「羽成湊」並沒有出現

所以在寫《教徒》的時候,有種自我救贖的錯覺

不是有句話叫做靠人不如靠己嗎(這句話不是給妳這麼用的

 

除此之外,《教徒》也是獻給某些身不由己的讀者

人降生於世,都會有不得不承擔的東西。

不管是對是錯,是否會超越你能承受的範圍。

某璃想告訴妳:我不清楚你的情況,也不敢說自己多堅強,但我想對在看這篇文章的你說,辛苦你了。
希望《教徒》裡某些片段,能讓你感覺到被同理被治癒。

 

然後,雙胞胎兄妹並沒有像我的地方(嚴肅?

我只是想寫兄妹禁斷戀!!!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鈴璃 的頭像
鈴璃

茉璃居

鈴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